心归处

【帕佩/嘉瑞/雷安】三人与三猫

佩利猫 格瑞猫和安迷修猫 三人与三猫 爱喝牛奶的猫 雷狮的猫 搞事情的猫

  “安迷修,今天你就别出去了。”
  
  “今天要去医院打针,听话。”
  
  
  “就算是打针也不能阻止在下出去运动!”
  
  “再不去跟格瑞一起散步运动在下就要变成大胖猫了!”
  
  现在的情况便是雷狮烦恼的看着正抓着猫盘不肯松爪的安迷修,稍微放轻点力度安迷修就立刻趁他不注意跑去门外再去找隔壁嘉德罗斯家的格瑞。
  
  上次就见了那么一次就跟达成了共识一样天天跑出去,然后早出晚归,也不知道跑去哪玩去了。
  
  就连要检查身体这天都要跑出去玩,真是……
  
  
  “格瑞我们快走吧!”趁某人不注意,安迷修急忙跑出门刚好就看见了旁边正呆在他家门口毛发还有些乱的格瑞。
  
  “……嗯!”
  
  如以往的不一样,格瑞也表现的有些惊慌。接着,隔壁屋里就传来了一声声音,安迷修也认出了这是格瑞的主人也就是嘉德罗斯的声音。
  
  “格瑞你就等死吧!”
  
  “发生了什……”
  
  “别说了、跑!”
  
  
  在嘉德罗斯说完那句话的时候格瑞就跟打了兴奋剂似的赶紧跑了,而安迷修也迅速的反应过来便跑去跟上了格瑞。
  
  “安迷修你给我等着!”
  
  还没两猫说完话,雷狮就已经咬着牙拿着外出的猫袋走出了门看着远处猫影骂道。急接着,隔壁穿着黑黄的棒球服的嘉德罗斯黑着脸走了出来,嘉德罗斯完全没有心情去理会已经乱了的头发,而雷狮也认出他手中拿着的正是猫洗澡的用品。
  
  
  “猫呢?”
  
  “不会跟丢了吧?”
  
  
  “怎么样?”安迷修看着正探出了半个猫头的格瑞,等格瑞收回头了望向安迷修。
  
  “好像跟丢我们了。”格瑞心里松了口气,然后便没有理会那两人,格瑞绕过安迷修走着。而安迷修也跟上
  
  “话说你的主人为什么生气啊?”
  
  “……我也不知道。”
  
  
  “救猫啊——!”
  
  在听到一只猫的救喊声时两只猫的停下了脚步,同时抬起头望上一看,结果窗内正有只橘猫正在那怨恨的抓着依旧完好无损的玻璃。
  
  两猫互相看对方一眼,然后都借助其他物体跳上去来到窗边。再怎么说现在虐猫的人多的是,所以能救一个是一个。
  
  “怎么回事?”
  
  “帮帮忙,这里有个变态虐待我!”
  
  “但不是你说虐待就虐待的。”开口的是格瑞,毕竟他也不能排除是跟主人吵闹然后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的那种。
  
  “就那个变态!”佩利咬咬牙,接着说下去:“他居然带我去做什么绝育手术!”
  
  “老子就算早死几年也不能丢了尊严!”
  
  “……”
  
  深有体会的两猫不由想起了当初开始对医院有了心理阴影,这也是安迷修之所以对医院有所恐惧的原因。
  
  安迷修在那段时间里难受的不吃不喝,而格瑞则是一天到晚坐在窗边望着外面思考猫生。
  
  两猫想起往事不由感到难受,然后他们一脸认真的看着隔了一层玻璃的佩利。
  
  “你想出去?”
  
  “当然!”
  
  “那在下和格瑞应该怎么救你?”
  
  “我也不知道,我被那家伙关在这房间里了。”
  
  “这样吧,我去这周围看看有没有开着的窗户,进到这屋子了我们再想怎么开门。”
  
  “也可以,在下会开门。但锁着的在下就没办法了。”
  
  商量好,格瑞便去另一头了。而闲着的两只猫不由开始聊起天。
  
  “对了,在下叫安迷修,那个去看有没有窗户的叫格瑞。你叫什么?”安迷修坐在窗边,而在听到这句话的佩利犹豫了下,还是把那个人取的名字说了出来。
  
  “叫我佩利吧,等我出去后看我不咬死那个家伙。”
  
  
  过了一会,格瑞带着安迷修来到了另一头的窗户,幸好没有关着,似乎是那个人的房间。
  
  等两个猫走到佩利被关在的房间门口,格瑞看向安迷修:“是这间吗?”
  
  “嗯。”
  
  紧接着房内传来了好几声喵声,可以确定是这件房间了。安迷修看了看,然后跳在门口旁的柜子,用力一跳跳向把手那边。
  
  同时格瑞正在门口下,格瑞看了眼门口,犹豫了下,还是伸爪去推了一下门。
  
  接着安迷修就一头撞在了门上——他还以为这间门是锁上——安迷修尴尬的跟着格瑞进门。
  
  然后两只猫便看到了这原来是猫所需要都样样齐全都在这里的猫房——!
  
  简直就是猫的天堂。
  
  这是被虐待的猫住的房间?
  
  在格瑞找到了可以进去的窗口就回来告知他离门口远点的佩利此时激动的看着两只猫刚还想过去说些什么,就被突然冲过来的安迷修一个过肩摔。
  
  “喵喵喵?为什么打我!”
  
  格瑞慢悠悠的路过他们两个,然后仔细的看了这间房子的布置。在听到了佩利的话,格瑞才回过头看向佩利:
  
  “叛徒。”
  
  
  过了一会,直接被打了好几爪的佩利憋屈的看着另两位在这间猫房跑来跑去玩着,他们难道不是来救自己的吗?
  
  
  “这怎么咬不开?!”因为一时的贪玩,不由爬上漠绿仙人掌猫咪爬架上结果却不小心摔在了仙人掌挂着的塑料袋里。
  
  安迷修着急的乱踢着塑料袋,抓也抓过咬也咬了。这质量也太好了吧!
  
  “别乱动,我救你。”
  
  格瑞也跳上仙人掌,走到了挂着塑料袋的仙人掌一旁。然后他也不幸掉在了塑料袋里。
  
  “是谁把薄荷糖放在仙人掌上的!?”
  
  这是在格瑞掉下去说的第一句,本来一只猫掉进塑料袋里就已经绰绰有余,然而再加只猫就已经开始拥挤了。
  
  佩利咽下了口水想起了帕洛斯出门之前还在这间房内拿着薄荷糖哄着,等他吃的差不多还想继续吃的时候,帕洛斯就把薄荷糖放在仙人掌旁说着猫不能吃这么多就走了。
  
  咳,是帕洛斯放的所以这不怪他是吧?
  
  
  安迷修推开跟他挤在一起的格瑞惨声叫道:“难道还会有比这更加惨的事情吗!”
  
  
  然后三猫就听到了开门声。
  
  “安迷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在下不是这个意思——!”
  
  “完了完了这下怎么办!?”
  
  
  
  “佩……”在门口便听到了除了佩利的喵声还有其他喵声,便换了鞋打算开门问怎么回事。然后他就看到了两只来路不明的猫正呆在他之前在仙人掌那放的塑料袋里,而佩利就愣在仙人掌旁干瞪着他。
  
  “……”
  
  三猫一人沉默,半响,帕洛斯沉默的来到了仙人掌那里把塑料袋拿了下来。
  
  “……这不是雷狮的猫么?”
  
  
  等帕洛斯打电话来到的是两人,还有另外一个应该就是另一只猫的主人了。不认识,不过也无所谓了。
  
  帕洛斯看着面前金发的提着那只猫后颈说着什么“这几天就别想再喝牛奶了!”的话,帕洛斯的想着应该也不会再见了。
  
  
  然而很快,三人便又再次见面。
  
  “雷狮,要是我的佩利真的跑了你说怎么办?”
  
  “雷狮,管好你家的猫,不然我们连朋友都做不了。”
  
  面对两位,雷狮感到鸭力。
  
  安迷修你这是给老子招了多大的祸……
  
  

评论(12)
热度(141)
吸血鬼停一段时间

文笔还需要慢慢磨练

也希望小可爱们能提一些意见好进步

回复会看但不一定回

特别杂食

制杖退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