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归处

【牧羊人之心】风仙炭玻玻的故事

驯养师对话是本人真实与他人谈到风仙炭玻玻的设定,然后有了这个故事。
 
——

  在酒馆里,有几位驯养师围在一起聊着天,不知道聊到什么,当中一位驯养师说:风仙炭玻玻手上的花一调谢那就是面临死亡。
  
  
  至于风仙炭玻玻的花为何而凋谢,这对外是一个迷,只有协会里的驯养师才知道。
  
  
  “呜…怎么办……”
  
  风仙炭玻玻坐在软绵绵的白云上抱着花朵,有些害怕的看着这陌生的周围,就在之前,她与同类的风仙炭玻玻无意分开了。而现在自己迷路了……
  
  不知道跟着风来到何处,被树木所挡住着阳光,很快就找到了出路。风仙炭玻玻忽然就被阳光所照到,所以她本能的伸出手挡住阳光。
  
  等习惯了光芒,风仙炭玻玻望去,是较空旷的空地,接着,她就看到了一位陌生的驯养师。
  
  “阳葵,你的作战方式不对,上次我教过你的。”驯养师叹了口气走上前,阳葵为难的看着驯养师。
  
  “有点难……”
  
  “没事,我们再来。对,就是这样。”
  
  “各位幸苦了,不过我们还要再加油。”
  
  
  是个很好的驯养师呢。风仙炭玻玻心想,记得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师姐们都是很严肃的教育她们,不可能有现在这个驯养师怎么好声好气。说到师姐,风仙炭玻玻不由有些郁闷却又想念。
  
  她们……会来找我吗?
  
  
  “……来者何人?”格拉姆像是注意到了不远处的风仙炭玻玻,在听到格拉姆的话后,驯养师和魔物们都纷纷看向她。
  
  “我、我不是故意的。”
  
  “这样吗……?”驯养师看着风仙炭玻玻急忙像是要把头摇断似的,驯养师若有所思,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驯养师向风仙炭玻玻伸出手。
  
  “要来加入我们吗?”
  
  
  “真是的,都第几次了。怎么可能会做不好?不会是你们偷懒了吧。”
  
  驯养师有些烦躁的看着面前不知挑战失败了第几次的魔物们,当中包括风仙炭玻玻。
  
  风仙炭玻玻没有理会腿部的伤口,急忙站起身低着头不敢出声。在她来到这里也有几周了,不过现在……再怎么说主人也答应了别人,只是现在打不过去……主人会生气也是应该的吧?
  
  
  在注意到风仙炭玻玻所治疗的血量,驯养师叹了口气,心想着也是时候换下来了。
  
  果不其然,当新的治愈魔物娘来到这之后,风仙炭玻玻便被换了下来。
  
  
  “主人,今天……”
  
  风仙炭玻玻敲了敲门,在主人说“请进”之后便推开了门,在之前她就已经想好了怎么开口,结果在见到主人那一刻风仙炭玻玻所要说出的话就愣住了。因为此时的主人正温柔的对新来的月兔蕾雅笑着——那笑容主人已经好久没对她露出过了。
  
  
  “咦?风仙炭玻玻?你有事吗?”
  
  “风仙炭玻玻,有事快说吧。”
  
  月兔蕾雅疑惑的看着风仙炭玻玻,而主人的目光也没有在看过她,刚准备开口的风仙炭玻玻张了张嘴,然后又给合上。
  
  “没事、主人打扰了。”
  
  话音刚落,风仙炭玻玻就没有再理会他们下一句是什么,慌慌张张的逃跑了。
  
  她想对主人说的是
  
  “主人,我今天听别人说羁绊、我们……”
  
  “嗯、其实也没什么的啦……”
  
  “话说主人,今天我们可以一起玩嘛?”
  
  “不可以的话……也没关系的哦。”
  
  
  当没见过风仙炭玻玻第一次露出这么伤感的表情同是那人的魔物娘想问她发生了什么。可她却没有注意到她们叫着自己的名字。
  
  在回到原来只有几只魔物的牧场 ——这是她们的牧场,风仙炭玻玻来到角落,她把花朵放到白云的一旁,双手捂住脸,她实在不想让眼泪流下来。
  
  “……怎么了?”
  
  是格拉姆。
  
  “格拉姆……为什么驯养师只会注意实力较强的魔物娘呢?”
  
  “……除了一部分,都是这样的。”
  
  在听到格拉姆的话,风仙炭玻玻终归忍不住,连自己的主人都不知道她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而眼泪恰巧滴在了她的花朵上。
  
  “我们已经很努力了啊……”
  
  
  在离死亡的边缘走过,在看着同类与自己的资质互换绝望而又带着请求的眼神。
  
  ——因为她们相比起来太弱了,能被收进牧场的一开始就是能力弱,所以才需要驯养师培养——
  
  而当自己的资质和她的资质互换开始,这只风仙炭玻玻之后的生活显然易见。
  
  现在,她想明白了。
  
  再怎么说,她们也是一条生命啊……
  
  风仙炭玻玻看着花朵色差与之前的分明,她已经知道她的结局是什么了。白云行走的很慢,原因她清楚,但她没有心情去想这些,她在思考。
  
  难道只因为其他的驯养师一句“最好还是用……”就可以把陪在驯养师许久的魔物娘换了吗?
  
  难道只因为她们无能,只要在市场就可买到,四处都有的魔物娘。就认定她们后面就可以换掉放着不管就行了吗?
  
  但是,风仙炭玻玻偏过头,看向曾是专属她的牧场的方向。
  
  她只信一点。
  
  因为她们是随意可见的魔物,所以驯养师不会珍惜。
  
  因为驯养师只相信最强的。
  
  那如果她们反过来呢?
  
  
  
  在闯入了其他魔物的地区,风仙炭玻玻已经无力再与她们战斗,只可惜她只有在最后一刻才明白,再改变也来不及了。她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即使再来一次她或许、还会选择..去拥抱温暖。
  
  即使会被伤害。
  
  此刻,平时的白云已经没有了色彩在她腿下,风仙炭玻玻无力再支撑自己站起来。在和众多的魔物战斗而且还没有驯养师的指导下,很快就败了。周围是数不清的野生魔物。风仙炭玻玻闭上了双眼,就连她都没发现,花朵在她的手中缓缓调谢了下来。
  
  这是她的故事,风仙炭玻玻之一的故事。
  
  
  “是风仙炭玻玻!你们居然以多欺少,太过分了!”
  
  “我、我们是不会怕你的!”
  
  “不就人多嘛、我们多的是!”
  
  “我来给你治愈,没事吧?”
  
  “风仙炭玻玻不怕不怕哈,等师姐她们击退魔物了,我们就带你回去让长老帮你!”
  
  纷纷都是同类的声音,风仙炭玻玻尽了全力睁开双眼看清楚她们的外貌。而风仙炭玻玻手上的花朵,在最后的调谢那一刻意外的暂停了,花朵已经调谢了大部分却只留了小部分还保持原来的样子。
  
  随心而死,花而调谢。
  
  
  
  “其实炭玻玻挺可爱,可惜命短。”
  
  “……这是怎么回事?”
  
  “资料上说了,炭玻玻手上的花一调谢那就是面临死亡。”
  
  “嗯,炭玻玻这个小东西终其一生游历大陆,随风而行,能够凋零在她心中的终点也算是圆满的了。”
  
  “在这个残酷的大陆上,能够活得自由像诗,弱小的炭玻玻,可不容易的啊。”
  
  

评论
热度(24)
吸血鬼停一段时间

文笔还需要慢慢磨练

也希望小可爱们能提一些意见好进步

回复会看但不一定回

特别杂食

制杖退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