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归处

【帕佩/嘉瑞/雷安】在他们看到自己的爱人受了伤后

  因为家族里长老们看着雷狮和卡米尔依然放下王子不做去当什么海盗,所以派人去抓捕了两人,而在打斗中被偷袭下,雷狮和卡米尔不得不回到雷王星了。
  
  就当放个假呗。
  
  雷狮无所谓的说
  
  
  直到有一次,在放任雷狮一段“自由”的时间,怎么也不可能凭借两人的能力加上信号已经被干扰下逃出,在雷狮答应提出的要求也不得不答应。
  
  在这里,雷狮和安迷修第一次见面,是在花园。雷狮每天都会来这呆一段时间,因为这会让他想起某个人,而今天,雷狮来到这里时看到了这里除他以外还有另一个人。
  
  不是安迷修还能是谁?
  
  “……恶党?”
  
  “哟呵?看我找到了谁?”雷狮挑了挑眉,却也起了兴趣的看着安迷修手还拿着刚摘下的花,“什么时候骑士大人还有偷花的爱好了?”
  
  听到这句话的安迷修立刻黑下了脸,想着自己也算是在别人的地盘,不可无礼的向眼前恶党正式开战。
  
  后来雷狮才知道,在他这一段“自由”的时间里,派来监护他的,正是一直以骑士道为荣的安迷修。
  
  起码不会太无聊,不是吗。
  
  所以雷狮大多时间身边都会有一个骑士,也有一次雷狮看向安迷修问
  
  “安迷修,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是在被利用吗?”
  
  安迷修没有说话,而雷狮也没有了兴趣继续问下去,无聊的偏过头结束了这个话题。
  
  当然,当中也会有长老还是仇人所派来的人来搞事,可能是看他依然没有要回来的心思而起的杀意,还是仇人看到现在雷王星的长老对他耐心越来越少,所以没有太多心思去管他开始有了动作。
  
  不过多半是后者,在一个星期后,看到了安迷修拖着伤痕的身体回来时,衣服已经被打破了不少。安迷修视角模糊的看着那坐在窗边的雷狮,雷狮看到他后有些惊讶看着他,而雷狮旁边看着书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的卡米尔也看着他。
  
  “恶党……”
  
  等看到安迷修时,雷狮在惊讶过后便迅速反应过来在安迷修倒下那一刻去接住了安迷修。
  
  第一次看到大哥会在看到别人受的伤不去补一刀而是去接住他,卡米尔像是明白了什么看着雷狮。雷狮背对他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此时雷狮正公主抱抱着安迷修,“卡米尔,你刚刚说你已经知道了对付我们的人是谁了吧。”
  
  “明天行动。”
  
  
  卡米尔知道,大哥是真的生气了。
  
  
  
  帕洛斯看着少有满身伤痕的佩利有气无力的回来,帕洛斯放下手中的书皱着眉看着佩利,“佩利,你怎么了?”
  
  “不用你管……”佩利似是还在气头上,却只是瞪了帕洛斯一眼想到了什么,还没等帕洛斯开口说话就气呼呼的跑回了房间里。
  
  “……?”
  
  
  到了午饭,帕洛斯疑惑的看着还空着椅子,按平时,佩利早就出来看饭菜有没有肉。这次……该不会出了什么问题吧?
  
  因为雷狮和卡米尔回雷王星办点“家事”,帕洛斯也不得不认真思考自己对佩利的感情,他发现……他好像离不开那条傻狗了。
  
  帕洛斯认命的叹了口气,然后来到佩利的门口,再敲了下门,房里也传出了佩利忍耐着的声音。
  
  帕洛斯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
  
  “佩利,开门。”
  
  “不开……”
  
  “那就别怪我咯?”
  
  “3、2、1……”
  
  正呆在被子里颤抖着的佩利根本就没有在意帕洛斯到底要做什么,紧接着他听到了门被踹开了的声音。
  
  帕洛斯的目光迅速的扫过房里的每个位置,最终还是落到了床那。帕洛斯走上前,然后把被子拿开。
  
  “……佩利?”
  
  
  
  已经是几天后,佩利小声叫到某人的名字,自从那次,帕洛斯除了他的伙食和他的伤口,就再没有跟他说过话,即使看着他的伤口也是沉默的给他上药,直到了现在躺在床上的佩利根本没有心思在打架方面上,像做错了的小狗一样小心翼翼的看着正给自己上药的帕洛斯。
  
  “帕洛斯?”
  
  “……”
  
  “帕洛斯……”佩利不知为什么委屈的看着他,而对方也没有任何反应,佩利也不死心的又叫了好几遍对方的名字,帕洛斯才肯看向他:“干什么?”
  
  “帕洛斯你已经好几天没有理我了……”
  
  “佩利,知道错在哪么?”
  
  “……啊?”
  
  “在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之前我不是很想跟你说话。”
  
  然后佩利就认真的思考了几天,然而无奈的还是不知错在哪,佩利只好再次缠着帕洛斯问到底错在哪,他一定会改。而帕洛斯看着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摸着他的头发。
  
  “你出去打架我不反对,可像前几天那样……算了。”
  
  “我这一辈子可能就栽在你这了。”
  
  
  在佩利伤好后,从当初的满身伤痕到现在差不多是一个星期了也算好的七七八八,虽然当中还是有不少人会过来。帕洛斯知道,当然是欺负佩利的人派来的了。
  
  今天,检查了下佩利的伤口再看佩利的样子,可以上场了,想着该好好去给那人一个教训时,他接到了命令。
  
  
  哎呀呀,居然连老大都敢惹,刚刚好。帕洛斯笑着拍了拍旁边的佩利的头,而佩利虽然不喜欢别人摸他的头,不过因为对方是帕洛斯,所以也没有躲开,只是有些不满的问到:“帕洛斯,什么时候可以去打架啊?”
  
  “佩利乖,我们现在就去,顺便……给某个人一个教训。”
  
  
  
  “格瑞,你被哪个渣渣打的?我去帮你报仇。”
  
  格瑞面无表情的坐在床边看着眼前正单跪着的嘉德罗斯,而手上正拿着绷带,已经擦上药水的腿部再拿起绷带包扎说到。格瑞听到后奇怪的看着嘉德罗斯:“受伤的人是我你这么大反应干嘛?”
  
  虽然嘉德罗斯巴不得现在就去给那个渣渣一个教训,却也不得不等已经在调查的雷德和祖玛回来。在听到格瑞的话后,嘉德罗斯炸毛的瞪着他,“现在渣渣们都知道你是我的爱人了,他们却还是找你麻烦,这不就摆明不把我放在眼里吗?”
  
  “更可恶的是,你跟渣渣们打也不肯跟我一起。”
  
  “这分明就是在浪费你我的时间!”
  
  “……”无力反驳。
  
  等嘉德罗斯包扎好了最后一部位便起身,接着把药水绷带放到一边。嘉德罗斯冷哼一声拿出了大罗神通棍,然后,雷德和蒙特祖玛回来了。
  
  当嘉德罗斯听着雷德报告还没到一半,嘉德罗斯就已经不耐烦的举了举大罗神通棍。嘉德罗斯回过头毫不掩饰眼中的不屑看着床边的格瑞:“前百而已,还不是个渣渣,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被伤到的。”
  
  “他们……来阴的。”
  
  格瑞迟疑了下开口,想到了当时他也只对付着前面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后面。
  
  大意了。
  
  
  “算了,这段时间你就在我这养伤,指不定到时候他们又找你麻烦。”说着,嘉德罗斯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又认真的看着他说到:“伤养好了后记得补偿我。”
  
  “……”
  
  格瑞沉默,在看到嘉德罗斯已经走到了房门口,虽然以嘉德罗斯的性子是不可能放过的,却还是忍不住为那些人留留情,毕竟毁了凹凸大厅亏的是他们。
  
  “嘉……”
  
  “格瑞你不要劝我。”嘉德罗斯像是知道他想说什么,皱着眉偏过身拿大罗神通棍指向格瑞,接着冷哼一声
  
  “不管怎么样,我的人,还轮不到渣渣欺负!”
  
  话音刚落,嘉德罗斯瞪了他一眼,收回了大罗神通棍不作理会格瑞还想说什么,就已经扛着大罗神通棍走了。而另两人看到老大/大人走了,也都跟了上去
  
  而在床上的格瑞想了想嘉德罗斯的性格,无奈的扶额。在他们恋爱的这段时间,他就已经知道嘉德罗斯是有多孩子气了。
  
  不过……再怎么说也是“神”,就如他所说的,放纵任性是强者的特权。
  
  
  而现在的情况就是,帕洛斯牵着佩利看到嘉德罗斯和他的两个手下,帕洛斯疑惑的看着他们,什么时候第一名也会来这照看渣渣的生活了?
  
  更何况这里是他们的地盘
  
  
  “渣渣你来这干什么?”嘉德罗斯按平时早就理都不理直接闯进去打了,但在格瑞的教育下——格瑞说过了不要伤及无辜——不然他才不会问渣渣来做什么,简直浪费时间。
  
  当看到嘉德罗斯似乎不太好的脸色,身为骗徒的帕洛斯换上了平时的笑脸,并且真诚无比。
  
  “不,既然嘉德罗斯大人来了,那么我们现在就告退。”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也没有多说什么,算是默认了。而帕洛斯后退一步,没等佩利开口就拉着他跑了。
  
  “嘉德罗斯大人,现在……”许久未出声的蒙特祖玛看着那两人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再看向嘉德罗斯。
  
  “当然是进去了。”
  
  “是,嘉德罗斯大人。”
  
  嘉德罗斯笑了笑扛着大罗神通棍,便走向基地,而雷德也跟在蒙特祖玛身边一同跟随。
  
  
  “帕洛斯,为什么不直接进去啊?”在草丛那,佩利疑惑的看着已经坐了下来的帕洛斯。同时佩利也有些郁闷的想,好想去打架啊……
  
  “等嘉德罗斯出来后再进去。”
  
  听到后的帕洛斯无奈的看了他眼再收回目光说到,想着即使嘉德罗斯跟那人是有关系,那么嘉德罗斯问到了他们也有理由说是老大命令的,所以帕洛斯现在也是无所谓了。
  
  过了会,便随来了一声倒塌的声音从而震动到他们那里。帕洛斯愣了愣立刻起身看向那个人的基地,等看到了嘉德罗斯三人出来后帕洛斯沉默。
  
  “……”
  
  基地都打没了,这要怎么交代?
  
  

评论(10)
热度(149)
吸血鬼停一段时间

文笔还需要慢慢磨练

也希望小可爱们能提一些意见好进步

回复会看但不一定回

特别杂食

制杖退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