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归处

【嘉瑞】今天都是什么事嘛

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嘉瑞的后续,不看上章也可以。

  “唉,格瑞大人……”
  
  在凹凸大厅里,紫发女孩叹了口气然后郁闷着这几天都没有见到格瑞,记得丹尼尔大人说过了在在这段时间里每个人都有可能牛随机的惩罚的bug,那时候就在想格瑞大人是不是中bug了。
  
  可是没理由前几天丹尼尔大人已经发布了bug已经达到控制了格瑞大人却还是不在啊……
  
  紫发女孩已经习惯把每个名字后面都加大人两个字,除非是熟悉的人。
  
  而她旁边的橙发普通的被扎起单马尾,如果不是认识的都会选择性的忽略过她,单马尾的少女把发带拿下来再扎起:“哎呀呀,还想着那位格瑞大人吗?”
  
  在说到格瑞大人时少女故意的拉长了音调接着再用肩膀推了下女孩,女孩也推了少女一把然后瞪了她眼,“格瑞大人的好你是理解不到的!”
  
  “是是是,女孩的心思可真难猜。”女孩伸手把并不怎么乱的头发梳下,然后再用发带把散着头发给扎起。
  
  “就算你喜欢格瑞大人,他也不会喜欢你的。”
  
  “嘿,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打死?”说着,女孩就立刻召唤出了自己的元力武器举了举。
  
  “诶诶诶,大小姐消消气消消气。”
  
  随后就是两人“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而两人的身后传来一声,“嘿小姐,你们挡路了。”
  
  两人转过头看,是排名第一嘉德罗斯还有前十的雷德和蒙特祖玛三人。此时雷德正如往的笑嘻嘻向她们招了招手,女孩迅速的反应过来拉住旁边的少女往一边靠去。女孩流下了冷汗,就怕嘉德罗斯大人心情不好一个棍子下来。女孩连忙拉住还没反应过来的少女走到一边向他们鞠躬:“实在不好意思,挡了三位大人的路。”
  
  幸好,嘉德罗斯大人并没有太大的计较,只是看了她眼就收回目光不屑再给她们一眼。
  
  女孩默默的在心里松了口气。嘉德罗斯走过有那么一些距离蒙特祖玛便示意让雷德跟上,等三人走后看着他们的背影不由发自内心说着,“如果我能有嘉德罗斯大人的实力一半就好了……”
  
  
  “警告警告!再说一遍,雷德选手请您放手!不然……”
  
  雷德笑着拿起裁判球的耳朵举起,“不然怎么样?难不成你这小身子还能打我不成?”
  
  “那……诶诶诶!”
  
  雷德没有听裁判球的话,雷德抓着它的耳朵突然转来转去,差点让裁判球系统故障。
  
  “雷德。”听到身后的声音,雷德停下手上的动作,并向旁边叫唤了一声“老大”。嘉德罗斯走上前一步望向雷德手上的裁判球:“关于这次大赛的bug,渣渣你必须给我个解释。”
  
  裁判球的眼神从雷德身上转移到嘉德罗斯上,听到他的话很是不解地问,“什么解释?”
  
  然后它就看到了嘉德罗斯抬起手,接着修长的手指就指向他的肩膀。然后它就看到了,比手掌还小些戴着黑头巾银发的……排名第二格瑞?!
  
  “咳咳,这个……是bug?”
  
  裁判球咳了声,小手指指向格瑞说着。而格瑞就坐在嘉德罗斯的肩膀正喝着手中比他还要小的牛奶正欢,为了防止不被掉下去还抓着嘉德罗斯的金发,就这样看着裁判球的蓝屏变成了Σ(っ °Д °;)っ也不以为然。格瑞在听到它的话嗯了一声便继续喝着牛奶。
  
  “虽然bug已经达到控制,那格瑞为什么还没有变回原来的样子?!”
  
  嘉德罗斯有些怒的让自己忍住拿起大罗神通棍向裁判球砸下去的冲动。一开始格瑞中bug变小他也只能忍到bug的时间结束再爽快的跟格瑞打一场,但是,为什么bug结束了格瑞还没变回原来的样子?
  
  这让他很不爽,所以在当时看到格瑞还是一样,格瑞也不是很着急,只是说到几天看看,不然再来也不迟。
  
  而刚刚,他就忍不住把格瑞放在雷德他们那里。然后泄气似的拿起大罗神通棍在平地上砸出了一个大洞——却没有伤到格瑞那里。这次,他必须要亲自的来到这里好好的,问一问。
  
  
  “这这这,嘉德罗斯大人你让雷德放下我然后我去找丹尼尔大人汇报!保证尽最快的速度帮你!”
  
  在看到嘉德罗斯似乎快生气的样子,裁判球吓的连最开始的称呼都忘了说,急忙挣扎想从雷德手中挣脱开好逃跑去找丹尼尔大人汇报。毕竟一个雷德就要它们裁判球的命了,更别说现在的是他老大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看了眼雷德,雷德自觉松开手然后让裁判球摔在地上,而裁判球也没有在意,因为嘉德罗斯举了下大罗神通棍,“渣渣你也不想今天就和其它渣渣一起系统报废回工厂吧?”
  
  “又或者是……”
  
  “……是!”在嘉德罗斯停下还没有继续说下去,裁判球立刻站立起。它突然发现雷德这人挺好的,再怎么样也比不过眼前的嘉德罗斯啊……
  
  “那就顺便告诉他,不想这里被砸就过来把格瑞弄好。”
  
  “是!”话音刚落,裁判球就已经撒腿就跑留下了四人在那,连忙跑去找丹尼尔。
  
  
  “丹尼尔大人!”
  
  “什么事这么急?”一般这时候参赛者都忙着不怎么搞出事,所以也正是他休闲的时间。
  
  当完全了一部分的积木,裁判球便匆匆忙忙的闯了进来——却因为速度过快而摔倒。等丹尼尔注意到是新来的裁判球也没有计较,只是依然看着刚搭好的积木问到怎么回事。
  
  
  “喂,格瑞,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
  
  嘉德罗斯有些不悦的偏过头,而听到的格瑞只是把牛奶盒拿反晃了几下,然后看向嘉德罗斯,“没了。”
  
  “……格瑞,我在跟你说话。”
  
  “总会变回来的。”而且现在这样也挺好的,还不会被骚扰。格瑞没有说出心里话,他可不想才刚清静不久就又要天天被嘉德罗斯找上门然后再打一场……现在也挺好的。
  
  嘉德罗斯哼了一声就没有再说话。而雷德就已经呆在一边并找着话题跟蒙特祖玛聊着。格瑞见嘉德罗斯没有再说话,便看向手中的牛奶盒。记得中bug的第一天时嘉德罗斯就带自己去问裁判球自己吃的问题,然后裁判球拿出了刚好适合自己的食物——当然还有他喜欢的牛奶——他才知道,还有其他人中了bug的。
  
  没有再多想,格瑞偏过头望向嘉德罗斯,然后他举高了牛奶盒
  
  “牛奶。”
  
  “……”难道他还不如一个破饮料?
  
  
  等裁判球回来时就看到了这样的情况,嘉德罗斯拿着小小的格瑞衣领,而格瑞拿着牛奶盒不在意的看着他,还没等它开口嘉德罗斯就已经注意到了它。
  
  “怎么,想到解决的办法了?”嘉德罗斯问到。如果没想到,他可能会有想把这里踏为平地的想法——又或者把渣渣们都通通送回工厂。
  
  “丹尼尔大人说他知道了,只要再过几天格瑞大人就会变回来了的。”虽然不会被送进工厂被打还是送回口厂,裁判球的声音到后面还是越说越小。
  
  “哦。”嘉德罗斯听到后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再继续拿着格瑞的衣领,只是让他坐到了原来的地方。格瑞也把牛奶扔到了地上,反正会有清理机清理干净的。
  
  “走了。”说罢,嘉德罗斯就已经走了,而另两人也跟随着嘉德罗斯而去,裁判球也算是松了口气。
  
  今天都是什么事嘛……
  
  
  几天后,刚好是跟嘉德罗斯晒太阳的时候,格瑞已经习惯了。在跟嘉德罗斯相处的这段时间里,他已经清楚的知道嘉德罗斯的爱好是什么了,那就是晒太阳。
  
  每天中午或下午他都会带自己到这里,安静的呆会享受这段时间再走。
  
  而现在……
  
  格瑞看着自己的双手,再看向旁边闭上眼的嘉德罗斯。格瑞起身然后召唤出了烈斩,当真实的触碰到真的烈斩,说不上的感觉。
  
  然后没有跟旁边的人说一声,只是沉默的走到一边,然而身后就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让他的脚步突然僵在那。
  
  “格瑞。”
  
  嘉德罗斯拿着大罗神通棍站起了身,然后笑着用大罗神通棍指向了他,“既然你已经恢复了,那就认真的打一架补偿吧!”
  
  等格瑞偏过头看着嘉德罗斯还想说些什么时,他就已经看到了嘉德罗斯拿着大罗神通棍狠狠的砸向自己这边来,格瑞及时的躲开了嘉德罗斯的攻击然后站到了一边后退几步稳定了下来,此时他离嘉德罗斯已经有一段距离了。
  
  他就知道会变成这样!
  
  当嘉德罗斯看到自己变回来了想必一定是找他爽快的打一场,所以他才会在第一时间变回来然后逃跑……
  
  “嘉德罗斯,我不想跟你打……”
  
  “哼,由不得你。”
  
  格瑞咬咬牙,然后他握紧了烈斩,防备的看着嘉德罗斯。当嘉德罗斯还以为这是他认命了打算攻过来时——格瑞拿着烈斩逃跑了。
  
  “……”
  
  “格瑞你给我站住!你今天必须和我打!”
  
  “我说了我是不会跟你打的!”
  
  

评论(4)
热度(68)
吸血鬼停一段时间

文笔还需要慢慢磨练

也希望小可爱们能提一些意见好进步

回复会看但不一定回

特别杂食

制杖退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