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归处

【帕佩/嘉瑞/雷安】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

当排名当中的几名都中了bug变小了怎么办
这次佩利控制不住自己哭格瑞成迷你版安迷修的双剑拟人bug理解下
今天都是什么事嘛嘉瑞的后续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这一天。
  
  当佩利见到了安迷修,立刻打起了精神:“哈哈哈,安迷修我们来打一架吧——”
  
  “哼,再怎么说也是恶党的手下,那在下就替恶党管教管教他的手下吧。”说罢,安迷修便拿出双剑流焱和凝晶,等望去时就已经是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佩利注意到了安迷修震惊的眼光,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接着也感觉到了自己脸边凉凉的就伸手就摸,结果是眼泪。
  
  两人就这样蒙了一会,等佩利反应过来就立刻擦掉,然后又流了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在下什么都没做,不过还是有点罪恶感是怎么回事。
  
  所以说他这是让一个对手哭了吗?就算对方是恶党的手下,可现在他好像也没做什么吧。而且还是几次面都没见过的敌人……不行安迷修你不能对恶党的手下产生留情,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佩利并没有理会越想越有些后悔的安迷修。最后只是郁闷的流着眼泪连下来的架都懒得去打,直接留下了懵逼还维持的准备进攻的姿势的安迷修在那。
  
  
  “老大……”
  
  进门而入的是雷狮,在雷狮看到站在门口的满脸眼泪的佩利时便被震惊到了。比这时的伤还严重的他也不是没见过——更别说喊痛过了,然而这次……哭了?
  
  “佩利?怎么了这是?”
  
  雷狮走上前疑惑的问到。半响,佩利才反应过来雷狮是说他的眼泪,懒得擦眼泪——反正也擦不完的佩利听到后连忙把眼泪都给擦掉。却显得更像是在外受了委屈不敢说一样。
  
  “……佩利?”
  
  听到雷狮的声音帕洛斯才从房间出来看看。然后,他从加入雷狮海盗团起到现在就没有见佩利哭过,这次居然哭了?
  
  两人同时一样的想法看着佩利。然而佩利像是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想法并继续擦眼泪,然后不由不耐烦却因老大和帕洛斯都在还是说道
  
  “没事的。”
  
  妈的这眼泪咋还擦不完!
  
  佩利在心里骂到,而雷狮看着佩利憋屈着却不肯说的样子还想说些什么时,佩利立刻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而帕洛斯看着佩利过来这边,便叫到“佩”字时就跟佩利擦肩而过了。
  
  “啪”的一声把门关上,佩利捂住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可就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靠!
  
  佩利气不过的在原地踩了几脚,然后直接扑向床上继续捂着眼睛然后趴着。
  
  
  “你们是不是欺负了佩利?”
  
  等卡米尔买了新出的蛋糕回来时,就看到了正苦恼着的两人,知道了佩利在回来后就一直在哭,第一时间说出了这句话。
  
  “卡米尔,虽然平时我喜欢耍佩利,但是我好歹也有分寸。”帕洛斯皱了下眉看着卡米尔,如果真是他们做的,那他们怎么可能让他帮忙想想这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在外面受欺负了。”卡米尔坐在椅子上,把刚买的蛋糕盒放在桌上,然后把包装一一拆开。
  
  “卡米尔,你觉得佩利会被人受欺负……?”
  
  “……那等佩利冷静下来再问他吧。”这时卡米尔已经拿起叉子吃上了蛋糕,而雷狮和帕洛斯相看对方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
  
  
  
  “……嘉德罗斯你放我下来。”
  
  格瑞黑着脸,看着眼前嘉德罗斯举着他的后衣领,而嘉德罗斯也皱着眉看着他,毕竟正准备跟格瑞开打他就变成了只有手掌较小的小人了。
  
  然后就变成了
  
  “格瑞你这样就跟渣渣没差别了啊。”
  
  “格瑞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来继续打?”
  
  
  格瑞心情复杂的看着嘉德罗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身体变小连带衣服都一起,不过还好,不然……
  
  “嘉德罗斯,最近我不可能跟你打了。”
  
  “废话,你这样的身子我一棍子你就死了。”
  
  “……”
  
  他觉得他迟早要被嘉德罗斯气死。格瑞想着,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格瑞偏过头看向自己身后,烈斩不见了!
  
  然后伸出手想着召唤出来,然而并没什么发生。
  
  “不会吧格瑞,你居然连你的元力都没了。”亲眼目睹了一切的嘉德罗斯突然一脸嫌弃的看着正站在自己手心上的格瑞。
  
  格瑞一心在烈斩上根本没有心情去理嘉德罗斯,然后又尝试了一遍,还是无果。
  
  格瑞叹了口气,失去了烈斩那他的战斗力就减少了一半,再加上他现在的情况,如果有人找他麻烦那也是凶多吉少。
  
  嘉德罗斯也自讨无趣,然后扫过这附近除了他们两个别无生物,便看了眼格瑞,便自作主张的把格瑞轻捂住,格瑞奇怪着嘉德罗斯的动作,然后,他就感受着被强风吹过的感觉,如果是平时,这点强风对他来说是无所谓,不过对于变小了的他就不同了。
  
  如果不是被嘉德罗斯捂着他可能早就被吹走了,所以格瑞只是紧闭着眼伸出了双手抓紧了嘉德罗斯。
  
  等感觉到了强风已经停下,格瑞便睁开眼,嘉德罗斯站在目的前然后走过去,而格瑞则是伸出了手挡住了那较强烈照在他们身上的阳光想着和他一样耀眼,然后再被凉快的风吹过取而代之。
  
  等嘉德罗斯走到了树下然后坐下来靠在树下再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便也把格瑞放下到一旁,等格瑞下来后站在嘉德罗斯旁边四处瞅着,然后再瞅向嘉德罗斯,正闭着眼睛休息的嘉德罗斯睁开了眼注意到了格瑞正抬着头的看着他,嘉德罗斯别过头不去看他,然后哼了一声:“如果打扰到我休息了就别想我帮你变回来了。”
  
  “噢。”
  
  两人没有再说话,过了会,嘉德罗斯似乎也睡着了,而格瑞只是站在原地,然后走过去到嘉德罗斯的旁边便也坐了下来,毕竟也不能这么着急下去,还是等醒过来再说吧。
  
  这样想着,格瑞也靠在嘉德罗斯边睡了过去。
  
  
  等格瑞熟睡了过去时,旁边的嘉德罗斯也睁开眼,看向正靠着他的格瑞,然后伸出手可以说是力道放轻了的把格瑞放在手心上,然后在到怀里把玩下却也不弄醒,嘉德罗斯修长的手指头揉了揉格瑞的头发,而格瑞只是皱了下眉却还是没有醒过来。
  
  应该是太累了吧。
  
  其实格瑞这样……也挺可爱的。
  
  想着,嘉德罗斯也只是继续着这样的姿势让格瑞在他手上安静熟睡着,而自己,也闭上了眼。
  
  
  雷狮扛着雷神之锤走在凹凸大厅里,唉,现在团里的狗哭着而另一手下帕洛斯就正想着怎么哄而卡米尔就在旁边吃着蛋糕看戏,问佩利怎么回事又不说,只好让帕洛斯自己管了,真烦。
  
  想着出来逛逛不那么烦,然后他就看到了安迷修,而安迷修正被另一红发的男子抢他的元力双剑之一???
  
  “流焱你给在下放开!”
  
  安迷修憋屈的看着流焱,在佩利哭着离开后拿着双剑愣了一会,他的双剑流焱就变成了人类的状态,然后……等他反应过来对方是他的元力流焱时,流焱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跟他抢起了还是剑的样子凝晶,所以就可以看到一人一剑跟拔河一样抢着凝晶。
  
  “为什么不是主人你把凝晶放开?!”
  
  “因为在下是你们的主人所以你们就要听在下的!”
  
  一人一剑也没有看见不远处的雷狮正心情复杂的看着他们,流焱突然化作人类的样子一时还真认不出来,毕竟这个参赛者他是真的没见过。
  
  然后看着凝晶,一时兴趣,然后趁他们俩还没注意到自己,抢过了凝晶。
  
  “谁抢了我的兄弟?!”
  
  流焱看到凝晶不见了当场炸毛看向附近到底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小子敢抢他的亲兄弟,然后就看到了雷狮
  
  “那边的恶党你快把凝晶还给我!”
  
  跟主人安迷修在一起的日子遇见雷狮一直都是叫恶党,所以流焱也已经把他的名字认定为——恶党
  
  雷狮抢过凝晶后便站在一处把凝晶扔上去然后再接住,在听到流焱的话后只是挑了挑眉看着流焱,“哦?有本事你就过来拿啊。”
  
  “等等恶党,给在下一个面子别跟流焱动手。”虽然这剑不是很听话可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武器。所以安迷修还是要为自家流焱着想的,毕竟他也是为了流焱。
  
  “……流焱?”雷狮愣了愣,然后不由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因为跟安迷修做对也算比较久了,所以很快就反应过来
  
  等等,这不是安迷修双剑流焱的名字吗?
  
  这时,雷狮手中的凝晶忽然发着光,接下来的一幕,安迷修和雷狮沉默了。
  
  两人:“……”
  
  此时雷狮手中的凝晶已经不见了,而雷狮旁边突然就多出了一个蓝发的男子,当流焱看到他后便眼睛一亮,“哥哥!”
  
  话音刚落,流焱就已经扑过去了,而凝晶刚还不太适应人类的身体,睁开眼,看到的是流焱便温柔的笑了笑,然后伸手摸了摸流焱的头发。
  
  “跟主人抢我,幸苦你了。”
  
  “小事,即使是恶党我也会把你抢回来的。”本来耍脾气跟少爷似的流焱此时乖巧的被摸头,说到恶党还不忘指了指自己保证到。
  
  在凝晶和流焱的对话时,雷狮就已经到了沉默的安迷修身边,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两把剑一对兄弟,够你折腾的了。”
  
  “……”
  
  安迷修看了眼旁边的雷狮,笑了,然后偏过头看向凝晶和流焱
  
  “凝晶流焱,你们想不想放假?”
  
  “只要现在你们能把雷狮打赢,我就放你们一个星期的假!”
  
  “……”
  
  “不是吧安迷修,你的双剑怎么可能会”为了那么几天假这么没出息?在看到安迷修理不直气也壮的样子,雷狮总算忍不住把自己心里所想的给说出来,结果后半句还没说出口,雷狮就顿住了,他看到那对兄弟都纷纷拿出了自己的本体——也正是他们本体原来的剑。
  
  在听到这句话后的凝晶和流焱都各自认真的相看对方一眼,然后都拿出了自己的本体。
  
  天知道他们有多想休息几天了!
  
  
  现在的情况便是:帕洛斯把正憋屈的佩利给哄在怀里,卡米尔也自觉的避开了。
  
  格瑞正安静呆在嘉德罗斯手心里与嘉德罗斯一起睡着享受着这难得的跟彼此的时间。
  
  凝晶和流焱都拿着各自的本体追着雷狮砍,雷狮拿着雷神之锤边躲避两剑的攻击边骂着“你们都疯了!”
  
  而安迷修则是在一边帮忙喊加油
  
  
  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
  
  
  最后的最后,丹尼尔在凹凸大厅里告知了各位参赛者,凹凸大赛出bug了,也只有这段时间才会出的bug而已,而丹尼尔也没说中了bug的人会发生什么。
  
  

评论(4)
热度(126)
吸血鬼停一段时间

文笔还需要慢慢磨练

也希望小可爱们能提一些意见好进步

回复会看但不一定回

特别杂食

制杖退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