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归处

【白堂】让堂受伤,他做不到

是的,这是一场游戏应该是后续。是黑历史

  ……堂去哪了。
  
  白鸦看着周围,他跟丢了堂,白鸦身后的怪盗眨了眨眼,道:“别担心,以堂的状况跑不了哪里去的。”
  
  “嗯。”
  
  白鸦当然知道,以刚刚的战况来看,堂是召唤不出心灵了,更别说现在的堂只是一个人。
  
  “呃……白鸦你放开我!”
  
  堂被推倒在下,堂愤怒的瞪着站上风的白鸦,而心灵世界里的“白鸦”——不,应该说是怪盗先生此时并没有想打扰他们的想法,甚至还觉得有趣的看着这边来。
  
  “我不想弄伤你。”
  
  白鸦支配着堂的双手,他顿了顿,然后说出了心里话。却让堂红了眼,堂停止了没用的挣扎,堂咬着牙恨不得马上挣脱掉直接给他来一拳。
  
  “你这个叛徒……!”
  
  “算了白鸦,跟堂说这么多根本没用。”一旁未出声的怪盗先生总算忍不住开口,这场戏他都看够了。
  
  白鸦似乎默认了怪盗先生的话,他犹豫了下。认真的看着炸毛的堂,下一句差点让堂当场活生生被气死。
  
  “堂,我们来做吧。”
  
  ……
  
  “……那不是怪盗先生…吗?”新来的支配者看着白鸦与怪盗先生,然后她就看到了怪盗先生居然公主抱着一个金发男子……?
  
  路过的支配者看到了新来的表情,见怪不怪的看了眼他们,紧接着淡定的指向他们的背影。
  
  “他们啊。”
  
  “看到那个金发的没?记住以后看到敌方阵营有这金发的就离他远点,打其他的人好。”说着,支配者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又补上了一句:“毕竟……”
  
  堂是被痛醒的,感到某处的痛觉他很想骂人。但他注意到,他整个人都被怪盗抱在怀里。
  
  而他旁边的是白鸦。
  
  “……”
  
  以现在的能力根本就不能心灵,现在说不定连逃跑都难,所以他选择理智。
  
  他不知道白鸦为什么要背叛他们……站在爱丽丝那里,当时看到白鸦和支配者那些时他感到震撼。而提瑞说:它感受不到白鸦被感染的气息。
  
  和朋友?队友?还是敌人?发生这种关系,干脆让他死了算了。但……万一白鸦也不想这样的呢?
  
  ……
  
  他现在只想回去。
  
  堂勉强坐起身,然后,他小心翼翼地没有碰到两人而从床上离开还要不扯到后面的伤口,就这样花了近十几分钟。
  
  当脚踏实地的时候堂差点没站稳而摔倒,堂及时的抓住旁边的物品站稳,他的心也算松了口气。然后他就感到了某处……
  
  他们清理过了。
  
  注意到这点的堂脸不免一红,然后在心里骂自己几句,他们到底……
  
  像是想到什么——堂的心情开始沉重,他不知道门外会有多少个支配者守着,一但出错……他不敢想象后果。
  
  要跑出去简直比登天还难。
  
  然后堂开始犹豫,先不说能不能逃出去,以现在自己身体这个状况……
  
  “……唉。”
  
  堂不知道的是,他身后的两位已经醒了。
  
  堂还是边犹豫着边走过去的,但走了几步后他才反应过来旁边没物品可支撑着他走路了——堂反射条件的闭上双眼等待着疼痛和被发现的到来——
  
  ……?
  
  半响,疼痛迟迟没有到来,他像是投入了某个人的怀抱。堂睁开了眼睛,他不得不抬起头向上方看——而这时灯开了——是怪盗。
  
  白鸦没有出声,他和怪盗一向都是浅睡的,但注意到堂要摔倒的时候他还是“醒”了。
  
  让堂受伤——即使是那点疼痛——他做不到。
  
  怪盗也是如此。
  
  “……明明那时你可以躲掉,为什么不?”白鸦包扎着堂身上的伤口,看到那些伤疤问道。
  
  注意到白鸦这是在担心自己,堂笑嘻嘻地站起身伸出了还能运动的手拍了拍白鸦的肩膀。
  
  “这点小伤,没事的。”
  
  “毕竟我不挡的话黑花她们可能会…”
  
  白鸦把包扎好的绷带放到一旁,他看着堂刚包扎的地方沉默着,没有说话
  
  ……
  
  “呐——黑,你说现在的白鸦和怪盗先生算是支配者吗?”
  
  “……不,白鸦和怪盗比较特殊。”
  
  “说实话,那次之后我很意外,如果白鸦成为支配者理由之一是为了不让他受伤。”
  
  “但本人、心灵、灵核都偏向清醒——甚至连怪盗先生都能拥有意识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实在太有意思了黑,我越来越期待后面的宴会了呢——!”
  
  黑看着越说越兴奋甚至是迫不及待的爱丽丝,可以说是宠溺地对着它的爱丽丝大人微笑说。
  
  “我也很期待啊爱丽丝大人。”
  
  

评论(2)
热度(13)
吸血鬼停一段时间

文笔还需要慢慢磨练

也希望小可爱们能提一些意见好进步

回复会看但不一定回

特别杂食

制杖退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