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归处

【嘉瑞】旅途

这次是借老大原创末世梗,本来是很久之前跟老大谈的梗结果最近才开始码。当中对不上老大的文笔我的错。

——

  末世,小说常有的套路,却没有人认真想过会真的发生。
  
  没错,就跟小说一样,他所觉醒的是治愈系异能,最稀有的。却因为从小内向的原因,不知如何跟人打交道,所以自己也自然从小时候一样,也理所当然的没有其他人多讨喜吧。
  
  被利用,救她而死,在其他人眼里,都是值得的吧。
  
  ……算了,反正死后他们发生的事情都跟他没关系,只要下辈子可以过的好点,平平安安的过完,就可以了。
  
  他的要求,只是这样而已。
  
  ……
  
  格瑞睁开眼,看到的只是他不知在何处——类似广场,不对,这就是一个偌大的广场,而他就在正中央。
  
  格瑞坐起身,紧接着他警惕的看了看周围,却发现不少丧尸就在他附近游荡着,像是在寻找着还有没有剩下的“食物”。
  
  刚还在想幸运女神是否看他可怜便给于他一个重生机会,然而幸运女神跟他开了一个玩笑。
  
  格瑞猛地站起身撒腿就跑了,是的跑了,他不跑还能做什么?他可是治愈系又不是雷系,毕竟雷系杀伤力最强,空间系生存实用性大,治愈系很重要却毫无战斗力。
  
  所以,这也是他会在队伍里是最弱的一个的原因了。
  
  跑没一会,格瑞就蒙了,为什么丧尸理都不理他,莫非这里的丧尸还开始挑食了?
  
  停下脚步,格瑞迷茫的站在丧尸中,无论他跑多远,周围的丧尸都好像没有注意到他,等格瑞注意到这点,他也就放弃奔跑了。
  
  格瑞看了看,他似乎就在商场附近,他叹了口气,先不说这里是哪,还是趁着现在是白天赶紧去找今天的午饭和晚饭吧,过了六点,丧尸只会多不会少。
  
  等格瑞在周围来回走,才找到一个运动棍勉强当作武器。而格瑞回去原来重生的地方路上,他无意望了一眼商场的玻璃,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不知是受伤还是蹭到生物的血迹的地方,甚至脸上也有,格瑞开始荣幸自己没有洁癖。
  
  
  ……?
  
  格瑞顿了顿,摸着透明的玻璃,微惊讶的看着玻璃里的自己灰色的皮肤。
  
  太奇怪了,先不说本来要死的他重生在这里,除开头发还是单马尾扎着,皮肤怎么……
  
  重生、丧尸、皮肤、头发、还有……
  
  “……!”
  
  像是想到什么,格瑞连忙跑到商场里面,没有理会任何路过一只丧尸,他只想去确认一个东西……
  
  最好不要跟他想的一样
  
   
  格瑞急忙的来到了四楼,然后他找到了那个餐厅,等格瑞走进去,装饰依旧保持着——只不过比原来还暗了。格瑞想
  
  等他适应了黑暗,格瑞眨了眨眼然后走到第三排第二个桌子,他翻开了桌子。
  
  一切都明了
  
  为什么会突然觉得这场景眼熟呢?那是因为他跟队伍来过啊……
  
  并且还是末世没多久,记忆也自然深刻——她们来到这大型购物广场找资源,没想到的是,这里竟然会出现二阶丧尸,导致了队伍重伤。
  
  而在队伍里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为了替他挡住伤害,再加上异能等级太低,没能救回来……
  
  而现在的自已……
  
  格瑞压下心中的一丝苦涩
  
  那么……现在是什么时候?
  
  
  格瑞按照模糊的记忆寻找着重生之前寻找那些东西,然而,原来的东西都还在……
  
  也就是说原来所在的队伍还没来,那他是不是还有救?
  
  这样想着,格瑞心里也算是松了口气,他要在队伍还没来之前要赶紧提升实力,这样就不会让对他好的那个人死亡了……
  
  ……等等,根据上辈子知道的,三阶以下的丧尸是没有意识的,自己之前看到的物资也还剩很多,如果没推测错,现在应该是末世开始的第二个月左右,而且还没有队伍有实力敢来这收集物资,毕竟商场人最多。
  
  但是他现在不一样了,利用丧尸的身份,他可以肆无忌惮的穿梭在丧尸群,可以投喂丧尸让它们进阶,然后再挖出它们的晶核给自己进阶。
  
  上辈子的自己被圈养的太憋屈,不敢反抗,分配晶核的时候基本他不用战斗,所以扣掉他的晶核导致他的异能一直没有多大增长,才会……没有力量去救保护自己的人。
  
  想到上辈子自己的无能,格瑞压下心底传上来的悲伤,往商场里走去,在心里告诫自己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提升能力,才能保护想保护的人!

  而他,要找到那个二阶丧尸,即使它现在才是0阶他也该为那个人报仇。
  
  他来到上辈子二阶丧尸出现的地方,在周围找到了正在啃尸体的丧尸,跟一个月后的二阶不同,它现在一阶。
  
  格瑞从旁边的西餐厅抽出一张凳子——不得不庆幸丧尸的力气真是比普通人大很多,一张实木凳子就被格瑞轻易的举起来,朝着还不知道死神来临的一阶丧尸脑袋砸去。
  
  拿着地上被砸死的一阶丧尸的晶核,格瑞悲伤之佘突然冒出来一个大胆的想法。

  自己杀无意识的丧尸这么简单,为什么不大量培养出一阶丧尸然后挖出晶核供自己提升实力呢?

  就像……上辈子被圈养的自己一样
  
  
  ……
  
  当格瑞冷静下来后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方法,他还记得上辈子听到的丧尸进化是靠吃人肉和吸收晶核,自己没办法吃那些散落在地上的碎肉,但是那些无意识的丧尸可以啊,然后等它们到了一阶自己就能取出晶核来吸收了。
  
  想通之后,格瑞走上商场四楼,找到了一个角落的西餐厅,西餐厅暗色的装修是掩饰这件大胆事情的好屏障,她先把四楼散落在角落的尸体碎块都扔到餐厅里,然后找出一些0阶的丧尸关进去,用散落的购物架子堵好门,让它们在里面吃好进阶。
  
  然后在这个偌大的广场里找寻为数不多的一阶丧尸,利用自己的丧尸身体轻而易举的砸破它们的脑袋取走晶核
  
  格瑞花了两天时间,把商场四楼的碎尸体肉块捡完扔进西餐厅,足足堆满了店铺的一半,又挑选了两百只0阶丧尸关进去,再把门堵死。然后他就坐在门口拿着手里的五颗一阶晶核,这是他在四楼商场寻找到的四个一阶丧尸开瓢之后的成果,还有一颗是他上辈子的仇人……应该是仇尸的。
  
  他用从商场里拿的矿泉水洗干净上面沾的白花花的脑浆混合物,看着几颗干净到晶莹剔透的菱形宝石样的晶核,忍不住感慨,
  
  “明明是那么丑陋的东西里,却存在这么耀眼的东西。真不可思议。”
  
  感慨完了,扔了一颗进嘴里,对于晶核的产生地的膈应,这种事上辈子曾经在意过了,也适应过了,所以现在的格瑞也不需要额外的时间去重新接受。
  
  “卡擦卡擦……”
  
  格瑞坐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单手撑着腮帮子嚼晶核,丧尸牙齿无比锋利,啃晶核口感就像水果硬糖一样。
  
  “如果有葡萄味的就好了……”他天马行空的想。
  
  等到五天过去了,四楼大大小小的角落的尸块都被格瑞收完了,格瑞把十个凶猛吃的多的一阶丧尸砸破脑袋取出晶核,丧尸的尸体留在餐厅里给0阶丧尸啃,毕竟丧尸肉也属于人肉转换的,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格瑞揣着十颗新出炉的晶核去到他这几天收拾出来的一个服装店仓库,不大不小,里面堆着格瑞这几天挑选的一些干净完整的棉被棉衣等实用性的东西,变成丧尸的他反而比人类更自由,甚至在丧尸群有些无所畏惧。丧尸没有意识,所以也不用像人类那样连同类都百般算计……
  
  格瑞甩开脑子里的想法,靠着软软的棉被继续啃晶核,这十颗一阶晶核,足够让他直接冲到一阶后期,离二阶只有一线之隔,不过现在才末世第二月上半月,一阶后期已经是这个商场的第一尸了!
  
  后面十天用来去三楼收碎肉然后去砸三楼的一阶丧尸的脑袋,继续把四楼的丧尸喂肉,他就啃着丧尸然后发呆等十几天后来到的队伍。
  
  
  算算日子,差不多就是今天了。格瑞放下手中从商场拿的日历,附近的丧尸已经被他抓的差不多了,这段时间刚好3阶,肤色起码也跟正常人一样了,见到他们的时候应该不会被当成丧尸吧?格瑞想。
  
  等格瑞在餐厅里数完丧尸数量便记在本子上,黑暗他多多少少也习惯了,刚开始为了方便只放了一个小台灯,结果第二次来才发现小台灯都不知道被哪个丧尸打翻了,所以干脆以三阶良好的视力来查看。等他关上门走到最低层,然后,他听到了一些声音,熟悉、陌生的声音一一响起,最后果断认出的只有他们两个
  
  
  “这里有点奇怪呢……”
  
  “路上一直都没有丧尸,会不会是被这里的丧尸吃完了?”
  
  “……靠,你们两人一组然后去找今天的晚饭,哪组找的最少就没有晚饭。”
  
  “格瑞跟金,而……”
  
  “格瑞,我跟你又是同一组了耶!”
  
  “……嗯,小声点。”
  
  
  
  是他的发小,金……
  
  
  金就在格瑞旁边,而金听到格瑞的话,立刻闭上嘴然后左看看右看看,确认了没有丧尸才松口气。而一旁的格瑞看着金的举动,无奈的摇了摇头。
  
  现在还找不到机会,先躲起来看看吧。
  
  
  “格瑞,我这样说话可以吗?”
  
  格瑞看着金小心翼翼地说话,自己都差点听不到他的声音,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
  
  “格瑞……?”金探出了个头看了看周围,没有他要找的人。奇怪的是,这里一个丧尸都没有,难不成学生都不里这里看书的吗?所以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他迷路来到了五楼:书店
  
  金失落的路过书架,而后面不远处的,是格瑞。格瑞看着东张西望的金,叹了口气,他早该想到以金的性子,肯定会迷路的。
  
  “呜——”
  
  在听到这种声音,格瑞便反应了过来——以往一直与丧尸处在一起的他自然清楚这是什么声音——1阶丧尸大多都是群攻,当找到“食物”了,便会发出奇怪声音,声音是出现在附近的丧尸大脑里,并告诉它们:找到食物了。
  
  他该荣幸他已经把那些丧尸抓了起来吗?
  
  
  金没有出声,只是眼睁睁看着那只丧尸走向自己。它可能是靠声音找上他的——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扑向他。
  
  
  ……又迷路了吗?格瑞扶额,也不知道从何找起,直到身后响起了一道声音
  
  “格瑞!”
  
  然后,他看到了和他相似的另一个人。
  
  “格瑞你看,你们两个该不会是双胞胎吧?”
  
  “你好……”
  
  “他跟我说他也是避难来的。格瑞不然就让他加入我们队伍吧?”
  
  当看到另一个自己不太友善的眼神,他就知道在队伍里面,他还要得到他自己的认可。
  
  
  ……
  
  “老大,你真的要一个人出去吗?”
  
  雷德看着城门外金发少年,而附近是守卫。
  
  “呆在这里太无聊了,出去玩几天。”
  
  “嘉德罗斯大人,即使您是第一名,也不可以任性……”雷德一旁的蒙特祖玛顿了顿,“十天,十天之内必须回来。不然……”
  
  这里蒙特祖玛就再没有说话了,但三人都清楚蒙特祖玛说的是什么意思。  
  “行。”
  
  
  “啧,这次的是群攻吗?”嘉德罗斯皱着眉头看着围着他的丧尸,加上还往这里来的也不知道有多少只。
  
  真麻烦。
  
  等嘉德罗斯利用大罗神通棍形状来到空中,无数的丧尸举高了手,想能把嘉德罗斯拉下来。嘉德罗斯把大罗神通设成了它们够不着的高度,然后,他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银发少年。嘉德罗斯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居然还有坚持到这的求生者?有意思。
  
  
  这里的丧尸怎么回事?
  
  格瑞有些吃力地拿着烈斩清理着源源不断的丧尸,跟随着队长所给他的任务来到了这个城市,他是无所谓的,毕竟他也是丧尸,但现在……?
  
  是因为他的晶核吗?
  
  他一开始还以为它们不会像人类一样,看来是他想多了。
  
  
  等格瑞来到了某一个仓库躲着,格瑞咬着牙用尽力气抵挡住仓库的门不让它们进来。紧接着,格瑞就看到一旁还没休息一会的金发少年。
  
  “……要合作吗?”
  
  “……哼。”
  
  
  后来格瑞才知道,队长所帮他接的任务,是S级,看来是觉得他有能力能存活下来吧。  
  
  看到原来的自己、金、他们生活得好,那他继续留在这里也毫无意义了。
  
  
  格瑞离开了原来的基地,起初的目标达成了,他也不知道去哪了,然后格瑞开始思考:自己要去的地方是哪?
  
  旅途中,格瑞不由记起了那个连对方都不知道名字的金发少年,说不上的感觉。
  
  走了多久,过了多久,他也记不清了,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他也不知道。金发少年的样子渐渐在他脑海里模糊着或被他放在了某个角落,他也无所谓了,反正也见不到了。
  
  直到他来到了下一个基地。
  
  
  “嘿,你听说了吗?嘉德罗斯大人要结婚了。”
  
  “似乎是跟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结婚诶?”
  
  
  ……
  
  

评论
热度(19)
吸血鬼停一段时间

文笔还需要慢慢磨练

也希望小可爱们能提一些意见好进步

回复会看但不一定回

特别杂食

制杖退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