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归处

【白堂】愿望

  “欢迎下次再来。”
  
  八点,店员微笑地看着黑发男子拿着袋子离开,白鸦站在小店铺门口,然后打开雨伞才走向回家的方向
  
  他讨厌雨天,如果是晴天,那他还可以拿着游戏机玩,起玛不用像现在这样。
  
  白鸦走在大路上,忽然,他感觉脚边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
  
  “喵——”
  
  白鸦听到喵声顿了顿,他低下头望去——是一只橘猫,毛发都被雨滴淋湿了。
  
  白鸦没有理会它在自己脚边蹭来蹭去,而是故意放轻了力度踹了一脚过去让它明白自己不是它要找的人。
  
  然而橘猫像是下定决心的跟在他后面。
  
  “我不会喂你也不会养你,明白?”
  
  先不管莫名的熟悉感。白鸦在他家楼下门口面前蹲了下来跟着一路跟到他家的橘猫说话。
  
  白鸦蹲着撑着伞,而面前正是那只橘猫。橘猫像是知道他说的意思,正烦恼的转着圈。没能搞懂橘猫所代表的意识,白鸦蹲起身,没有再理那个橘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啪”的一声,白鸦把门关上。橘猫的尾巴无意的摇摆着,过了一会,白鸦也没有把门打开。橘猫便走到门边一旁趴了下来,它望着大雨,即使有雨滴滴到了它的脸上也没有在意。
  
  然后他就在这里呆了一晚上。
  
  
  “白鸦,给我起床!”
  
  把白鸦吵醒的是光的声音,白鸦还没从睡梦中缓回来就自觉的拿起旁边柜子上的眼镜给戴好。
  
  然后拿起手机一看,才八点多。
  
  ……噢,忘了前几天还答应了光要陪她们女孩子一起逛街,说白了就是让他帮忙拿东西。
  
  白鸦一手擦掉了生理眼泪一手拿着眼镜过去给光她们开门再去洗漱——不然就要闹起来了——结果来到门前刚握住了把手,他就听到了女孩子们的声音。
  
  “哇哦!好可爱的橘子!”
  
  “这是什么比喻啊黑花……”
  
  “是自来猫吗?很少见呢。”
  
  “好可爱……姐姐你快过来看!”
  
  “嘘,小心别吵……”
   
  “橘子居然醒了诶!快过来橘子~”
  
  “……能不被吵醒就怪了。”
  
  “姐姐这猫好像不怕生!”
  
  
  外面的声音瞬间炸开花,在白鸦听到猫这个字后就不淡定了,他打开门,几人都在,还有……猫。
  
  黑花兴奋地摸着橘猫,而橘猫蹭完这个就又蹭另一个,最后来到了白鸦脚边。林菱见况,立刻从林镜旁边离开来到白鸦面前一脸认真:“快说,是不是你养的!?” 
  
  “这猫怎么看也是被昨晚的雨淋湿了,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还这么干净。但白鸦你是不是虐待猫了?”
  
  “……!”面对几位女孩子,白鸦感到鸭力。
  
  “我们在一起从小到大,你们还不了解我吗?”
  
  “开玩笑的啦。”开口的是黑花,说完黑花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而黑花一旁的零音像是想到了什么,问:“这猫在这呆一晚上是不是看上你了?”
  
  “有可能哦!毕竟上次我看到白鸦买了游戏周边。橘子说不定是冲白鸦有钱能买高级猫粮来的!”
  
  “应该是了,可恶……为什么就没有自来猫来我们家?”林菱羡慕地抱怨着,而她的姐姐林镜无奈的笑了笑。
  
  “啊,前段时间我也想养猫来着。”
  
  “……我也是。”
  
  
  “……咳,还逛街吗?”估计再聊下去他可能就要得罪所有女孩子,白鸦连忙开口,“逛的话我现在就去洗漱。”
  
  “不是吧白鸦,你现在还没有起床?我们女生随便一个都比你起的早。”
  
  ……谁让他昨晚通宵。
  
  
  “爱丽丝呢?”
  
  “她啊,路上见到优就跟她了。”
  
  “毕竟爱丽丝一直都想见优家的后院呢。”
  
  “嗯嗯,优家的后院是一个花园哦!”
  
  
  
  “话说回来……这猫怎么办?”
  
  “这猫好像不想走诶?”
  
  “这么干净,又不怕生,应该是别家猫吧。”
  
  “不然……就先带带这几天看看能不能帮他找到主人?”
  
  “橘子快来~他好像更喜欢白鸦……”
  
  
  众人看着橘猫进到洗手间来到白鸦脚旁蹭来蹭去——结果被正在洗漱的白鸦用脚推到一边,白鸦看了眼他。
  
  “别打扰我。”
  
  橘猫像是听懂般乖巧的不再打扰白鸦,直到白鸦洗漱完了他就跟在白鸦后面。
  
  等白鸦走出门了他就注意到了每个女孩都在瞪着他。
  
  “……怎么了吗?”
  
  
  “白鸦你就不能摸摸他吗?橘子多可爱!”
  
  “抱着很暖和的哦~”
  
  在去商场的路上,每个人都开始边打发自己的时间边过去。而黑花举着橘子靠近白鸦,白鸦别扭的看着橘猫仿佛发着光的猫眸,然后忍不住摸了摸。
  
  手感……不错。
  
  
  他后悔来帮忙了……
  
  如果按路人的视角来看,那就是一个男孩拿着好几大袋子跟在女孩子后面,哦,可能还有只猫默默的跟着他。
  
  当中注意到了猫还在跟着他们,但帮过他寻找他的主人一段时间后没有人来认,只好一边帮忙找一边逛了。而橘猫并没有在意,只是他们到哪他就跟到哪。
  
  而白鸦还是到吃完了午饭都纷纷告别的时候才解放。他看着还纠缠他的猫,想起了吃午饭的时候等他说完了昨晚的事情她们跟他说的话,白鸦叹了口气。
  
  “想来就跟来吧。”
  
  橘猫像是听懂他的话,开心的在他脚边绕圈圈。而白鸦也有些奇怪。
  
  奇怪这莫名的熟悉感……
  
  也奇怪这猫为什么在昨晚叫过一声后就没有再叫过了。
  
  白鸦停下了脚步,橘猫虽然不解白鸦为什么不走了,不过还是乖乖的跟着他也不走的看着他。
  
  想多了吧。
  
  “在没找到你主人之前你就在我家暂时住下,你的名字……”
  
  好像有个名字……叫什么来着?白鸦顿了顿。
  
  “就叫堂。”
  
  “喵——”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这猫是认同他起的名字了。
  
  
  “我在午睡这段时间里,不许打扰我,明白?”
  
  回到了家,白鸦站在房间门说到。而橘,不,应该说是堂歪了歪头,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白鸦愣了愣,然后无奈的扶额。
  
  他跟一只猫说这些干什么……
  
  关于这家里还要再养只猫的预算,等起床再说吧。
  
  ……
  
  “你到底是谁啊……”当知道了发生的事情,堂沙哑的声音响起。
  
  “把姐姐、白鸦、大家还给我……”
  
  “请说出你的愿望是什么?”
  
  堂不解、崩溃、近乎绝望地面对着那个人深不见底的眼睛。
  
  不能许有关任何生命的愿望…那许了又能怎么样呢……反正他只剩一天的时间了不是吗。
  
  堂张了张嘴,说。
  
  “……”
  
  堂猛地睁开眼睛,直到看向旁边的白鸦才松了口气。
  
  离离开还有……几个小时呢。
  
  
  “我什么时候允许你上床的?”被提着后脖颈的堂慌张的看着黑下脸的白鸦。
  
  “……喵。”
  
  我只是一只猫,白鸦你为什么要为难一只猫。
  
  白鸦看着堂像是为了躲避的猫眸不知望哪去,然后堂就以“被扼住命运的脖颈”被白鸦带到客厅里。
  
  白鸦把堂放在地板上,然后去到厨房那边打开了冰箱。堂不明所以的看着白鸦拿着手机走来走去,最后把装着牛奶的盘子放到他面前他才明白是什么意思。
  
  而白鸦就蹲在他旁边面前,奇怪地想:不饿吗?
  
  这牛奶还是昨天买来打算做早餐的,刚刚百度来着猫只能喝适量的牛奶。
  
  ……就算现在上手机也要几天才到,他后悔早上没买宠物奶粉了。
  
  ……堂,这还是你第一次拿牛奶做午餐,不是因为穷而是你是只猫。堂应该荣幸这不是宠物奶粉,开玩笑,他再怎么说也是人诶!
  
  虽然在原来的世界是吧……
  
  
  就这样,各怀着不同的心态过了这段午餐时间。
  
  “敌方……”系统的声音不断响起,正是团的时候,白鸦连续不断的转移位置和使用技能攻击对方,而堂沉默的呆在他旁边望着。
  
  直到手机屏幕上出现大大的胜利两个字,白鸦的视线才从屏幕上离开,然后恰巧对上了堂的眼神。
  
  “……”为什么有种罪恶感。
  
  白鸦犹豫了一下,还是摸了摸他,而某只猫舒服的眯起了眼。
  
  像是想到了什么,白鸦放下手机再次提起了堂的脖颈,来到了洗澡间。堂瞬间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是对的。
  
  “……都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
  
  白鸦也是才记起这点,要注意卫生啊。然后一时想起了洗猫要注意什么,就又关上门把堂关在洗澡间里。没有理会某猫的叫声,等白鸦百度完后也算了解的差不多了,等白鸦拿着洗澡用品打开了门——猫呢?
  
  原来堂就躲在门一边就等白鸦开门溜走了,而白鸦又怎么可能罢休?
  
  “喵——!”我才变的猫还没多久我很干净!
  
  “光是淋了一晚雨,就不怕生病?”
  
  我现在是猫,不是人!
  
  
  听不懂猫语的白鸦只好强行把堂带进洗澡间,那是堂第一次害怕洗澡并上演了与白鸦斗智斗勇的戏场。
  
  “醒醒,你现在是只猫。”
  
  “所以要注意卫生啊堂。”
  
  白鸦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摇晃装死一动不动的堂了。
  
  
  “……喵。”
  
  “嗯嗯,知道你委屈了。”白鸦趁机又摸了一把,而堂从洗澡开始就是一脸冷漠的表情。
  
  这还是白鸦吗?
  
  
  时间过的很快,光是拿午餐给堂帮堂洗澡就已经近5点多了,关键是堂太不爱洗澡了。
  
  等一切弄完白鸦就坐在床上,刚让隔壁邻居去帮忙买一份宠物奶粉了,堂的晚饭应该没问题了。
  
  然后白鸦又开始打排位了,毕竟答应了顾客今天要上到黄金——他也是靠代练赚的生活费,而打游戏刚好是他最擅长的。
  
  所以维持着生活也是可以的,加上现在……找不到他的主人话就更加要集中打排位了,一局时间太长了,每次都是尽量打的快点好接下一单,加上现在要养活堂。
  
  而堂在他旁边安静的呆着,最多又到四周走走再回来。
  
  
  白鸦伸了个懒腰,看了眼时间才知道已经6点了。
  
  
  “……喝你的奶粉去。”晚饭时间,白鸦看着不知道跑上桌好几次的堂开口。白鸦看向地上的盘子。
  
  “不喜欢?”
  
  “喵。”
  
  无奈他不知道堂要说什么。
  
  吃完饭,依旧打着游戏。然后他发现,不管他走到哪堂就跟到哪,就连现在也是眼都不眨一下看着他。
  
  “怎么了吗?”
  
  堂没有说话,就安静的看着他。虽然有点奇怪,不过白鸦还是没有再问,继续的打着游戏。
  
  等白鸦打完这局,刚好上了黄金。因为打的入迷几乎忘了堂的存在,等白鸦刚想叫他的名字,就发现堂并不在了。
  
  “……堂?”
  
  
  ……
  
  不知道什么地方,那个人刚想过去找白鸦,堂就来了。
  
  “该走了。”那个人说到,而堂沉默,然后来到了他旁边。
  
  “我还以为你舍不得要呆很久。”
  
  “……不可能,我说这点回就回!”
  
  “也是,你也不想白鸦看着你灵核消失,对吧?”
  
  “……哼。”
  
  
  “话说街拍君,你摘掉那个相机头套后帅多了。”
  
  “……不要以为这样我就能放你下来。”
  
  “这样很难受啊……”
  
  那个人提着一只猫的脖颈走进了一个黑洞,紧接着黑洞也消失了。
  
  
  今天什么也没发生过,不是吗?
  
  
  ……
  
  当白鸦等人来到最后,要想见到那个人就得闯过几关关卡才能见到他。
  
  前面几关都过了,直到最后一关的关卡题目是:存活最后一个人才能走出这里
  
  
  来的路门已经被关上了,然后心灵怪物都出现了——源源不断。
  
  
  小小骑士倒在地上无力起身,她看着爱丽丝站在她面前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而哭泣着。小小骑士想微笑然后安慰爱丽丝。
  
  但还是不行啊……
  
  “爱丽丝别看……好吗?”
  
  小小骑士死了。
  
  
  光是治疗,所以她只负责在大家身后帮忙治愈。当看到堂被怪兽受到攻击了时,她反射条件的跟了过去——只因为她答应过了不会让堂先死。
  
  “……!?”
  
  白鸦替代了堂用着手中的枪攻击着他四周的怪物让堂有暂时撤退的时间换人,光松了口气,却没有注意到身后。
  
  “光小心!”
  
  这次的敌人——是他们自己。
  
  歌姬死了。
  
  
  ……
  
  “……”
  
  已经连睁大眼睛力气都没有了的英雄看着那模糊的身影——英雄用尽最后的力气微笑着。
  
  “活着。”
  
  英雄死了。
  
  
  所有人死了,白鸦活到最后,他看到了那个人的面目。
  
  “说吧,你要什么愿望?”
  
  “……让他们复活。”
  
  “不包括有关生命以内。”
  
  “但刚开始你根本没有说过——!”
  
  “……”
  
  “这样吧白鸦,我给你两个选择。”
  
  “1、你将会活着走出心灵世界,但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不保证。”
  
  “2、你失去生命复活任何一个人并给于他/她实现一个愿望。”
  
  “2。”
  
  “是…”
  
  “堂。”
  
  白鸦毫不犹豫的回答,而那个人愣了愣。
  
  “……好。”
  
  
  抱歉堂,我不会答应你。
  
  怪盗死了,他用自己的死换来了堂短暂的生命——只剩一天的时间
  
  ……
  
  “你到底是谁啊……”当知道了发生的事情,堂沙哑的声音响起。
  
  “把姐姐、白鸦、大家还给我……”
  
  “请说出你的愿望是什么?”
  
  堂不解、崩溃、近乎绝望地面对着那个人。
  
  不能许有关任何生命的愿望…那许了又能怎么样呢……反正他只剩一天的时间……
  
  堂张了张嘴,说。
  
  “让我去到他们所在的下一世,任何一个动物/物品都好……”
  
  “只要看到他们……就足够了。”
  
  “求你……”
  
  “……”
  
  他来到了这个世界,所有人都在,唯独这个世界没有他。
  
  
  最后那个人带他走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话说街拍君,你摘掉那个相机头套后帅多了。”
  
  “……不要以为这样我就能放你下来。
   
  “这样很难受啊……”
  
  

评论(4)
热度(12)
吸血鬼停一段时间

文笔还需要慢慢磨练

也希望小可爱们能提一些意见好进步

回复会看但不一定回

特别杂食

制杖退散